炒鞋是新生代对上代人垄断资源的掀桌子行为

  认为“鞋穿不炒”是不言自明道理的我,这几天才发现一群入了“鞋教”的炒鞋青年。

  据报道,阿迪达斯和坎耶-韦斯特的合作款 椰子2,当时发售价格不过1999元,但第二天就有人出价3万去收,一天翻15倍。本月中旬,天津更是有一群年轻人,不惧超级台风“利奇马”的威胁,排长队等待拿号抽签买鞋。

  就在上个月苏富比拍卖会上,一双1972年的耐克球鞋以约合300万人民币的价格拍出,打破了球鞋拍卖的世界纪录。现在就连专注于股票市场的基金经理,都盯着AJ、耐克和阿迪三大指数 顺便说下,球鞋一天的交易额就超过了新三板。

  正如网上段子所说:70后希望80后接盘股市,结果80后去炒房了;80后希望90后接盘房子,结果90后去炒币了;90后希望00后接盘比特币,结果00后去炒鞋了。

  以60后、70后、少部分80后为主体的“改开男儿”,是改革开放后最主要的受益群体,掌控着社会上大部分财富。他们的主战场在楼市和股市:最近十年楼市突飞猛进的上涨,背后是这群人的惊人购买力所致;至于股市,无论是上市公司管理层、还是二级市场炒家,也基本被这群人所把持。

  这会导致所有的“好东西”,都已经被这群人抢到自己手里了。他们不但在相对廉价时囤积好货,甚至还能兼职裁判的角色:什么样的房子是好房子,什么样的股票是好股票,也都是他们说得算。房子和股票还是相对非常大众的市场,如果进一步聚焦到字画、红木、玉石等小众市场,基本上是老人家具有绝对话语权和定价权的领域。

  上一代人过于强大,使得新生代年轻人在“改开男儿”建构的秩序中倍感艰难。在现有秩序中的好东西都已被抢光了,新生代必须付出非常高的代价才能“接盘”。所以,新生代对原有的秩序和估值体系,基本是全盘否定的:

  这也是90后不接盘房子而是选择比特币,00后不接盘比特币而是选择球鞋的缘故。对新生代来说,最有利的选择就是不接受现有格局和体系 不在上代人已经构建了重重堡垒、布满机枪大炮设防的阵地,与之发生对抗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上兵伐谋,所以自己主动选择战场来发动战役: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。

  而这个战场的选择,只能从主流之外、没有被上辈人占据的“边缘地带”里进行:所以90后选择了比特币,00后选择了球鞋,以此来避开上辈人经营已久的“堡垒”。

  但如此对抗的代价就是,战场越来越边缘化:如果说比特币由于总量有限,可以被视为“类黄金”的存在,而具有一定保值功能的话;那么球鞋则是比前者更为荒谬的存在,理论上总供给量无限、又极易被仿制的成熟工业产品,即使一时间炒起来,待到价值崩塌之时一定是摧枯拉朽的。

  球鞋炒作是类似郁金香奇迹一样的泡沫,道理都明白。但由于代际之间的隐性对抗、一定会导致“战场”不断偏离,相对于主流和正统,不断边缘化。这种不断的边缘化,有可能会撕裂社会,并造成一国国力的衰退。

  以日本为例,年功序列、论资排辈的制度和文化,让所有资源都掌握在老人家手里,也让日本年轻人看不到希望。这导致日本的宅男文化爆发:没有欲望、不爱交际、宅且丧、甚至不工作待在家无所事事……年轻人沉溺于二次元的动漫世界中,去对抗父辈们所构建起来的坚固堡垒。

  这让他们也丧失掉了父辈们所拥有希望以及进取精神,从而对日本的国力造成伤害。

  我们不能总是批判00后炒鞋是泡沫、是不靠谱的,告诫他们要迷途知返回来踏实工作。任何人都有出人头地的意愿,如果既有秩序让他们看不到希望,他们自然会寻找其他方式和途径来实现自己。

  我们真正需要反思是,是不是给了年轻人足够的空间,让他们在上辈人构建的秩序中还能够看到希望并心存进取心;是不是改开一代太过贪婪,把所有资源都牢牢抓住,而没有给下一代更多机会。